一梦如是

作者:影视资讯

“一梦如是”的意思是:世间的事绝难尽善尽美,能紧紧握在手里的只是梦了,人逃避不了宿命的安排。这大约也是书中的若曦带来的最强烈的感受。电视剧与书并不是一回事。

以下是在刚看到13集时写的,大部分还是关于书的感想。对电视剧的看法补在最后。

  因为看过原著,所以在看电视剧的时候,我陷入了剧中若曦一样的心境,就是知道一切的发生与结局,却只能看着,深陷在其中,悲伤着沉重着,为了这捉弄人的宿命不可自拔。   我为了两本小说哭过,一本是《三国演义》,一本是《步步惊心》。初一的时候,关羽之死、刘备托孤以及星落五丈原让我哭了几个星期,我妈不屑“看三国掉眼泪替古人担忧”(这可能也是我妈一直极力让我和课外书保持距离的原因)。我想是自己那时太小,承不住英雄末路的悲伤。可《步步惊心》让我又狠狠的心痛了一次。为什么我总会看着别人的故事,流自己的泪?我明明知道这是虚构的,是小说家的杜撰,可为什么我还是难以应对,为什么还能给我这样深的冲击,沉溺在悲伤里?它们有种相似:历史的结局已经写好,留给我们的只是过程,容易让人产生一种浓烈的天命难违、飞蛾扑火的渺小感。这种宿命感,是我一直深深忧惧,想去逃避的。   女主角的命途多舛确实让人深感难过,尤其在知道自己逃避结果的行为成就了历史的时刻。那时我也感觉是天意弄人。若曦的悲剧似乎是一种水到渠成,无可避免,就像若干年前我看周瑜临终在水边感叹“既生瑜,何生亮”。   我不喜欢自己这样的多愁善感,我试着想通。当我可以理智的去看待若曦的感情和宿命,并且能够有条理的写出来时,我想我是走出来了。 先说若曦的感情悲剧。   虽然从作者最后的交待中,若曦至死都在惦念老四。但在我看来,至始至终若曦真正爱的恐怕只是她的一点渺小的希望和安全感。她割断与老八的情,离开老四,留在十四身边,都是为此。若说动得那点真感情恐怕还是在老八那里,可能她自己都没意识到。那些有关老四的怀念恐怕也仅仅是怀念,一种寄托,那是她唯一可想并且没有负累的东西。换句话说,她只是一厢情愿的以为自己爱着老四的。 若论相知,没有人的默契超过十三,两人却没有爱情,若曦自己是这样解释的:“最重要的是我一面渴望着有人能诚心诚意地对我,可我又不相信这个宫廷里会有这样的人,如果我不能相信,那我的心总是无法真正敞开,去接纳他。也许我太懦弱,太害怕伤害,我不能象敏敏那样自己先付出,去争取,我总是被动地等着对方付出,等着对方一点点让我相信,然后我才有可能打开我的心,慢慢喜欢上他。”这些归结为一句话:因为他没有先喜欢她。   先爱上她的人中,不止老四和老八,还有老十。老十的单纯能让她感到轻松,却不能给她希望。半推半就中,最后她说服自己接受老八是存着“十六年,或许能改变呢”的侥幸,她逼迫自己与老八了断最重要的因素是不能放下对未来的绝望。她选择老四,是因为清楚老四是未来的胜利者,刚好老四对她也有些许上心。与其说她爱老四,倒不如说爱的是她那点残存的希望。事实上,她很快发现,这位胜利者并不能给她带来心安。她离开老四栖身十四处,是因为她不清楚未来怎样面对,而十四能给她那个蜗牛壳。   表面上看,她与老四也有共同点,就是那份安之若素,做好分内,不在意外界人事浮动。但又有着本质的不同,老四是性格使然,有承受力,而若曦仅仅是知道结局。正是这种不同决定了他们聚与散。 所有的分分合合中,只有接受老八感情的那次,她有太多的迟疑,她有关安全感的侥幸像是个牵强的借口。“无关风月,只为真心”,这句话可以解释她对十三的关心,但能解释后来所有对老八的放不下吗? 然后有关“命的注定”。   桐华这本小说能够有别于其他穿越文,达到巅峰,在于书中的“历史深度”。小说让大家留下这么深刻的印象并不是因为爱恨纠葛,而是历史。若曦没有改变历史的能力,正好相反,她试图改变的历史的努力其实是成全了历史深化了历史。对未来的清楚并没有让若曦趋利避害,反而让她成为矛盾的凝聚点,历史借用她完成了历史。想到知道结局却无论如何都躲不开,不仅书中的若曦绝望,读者也会绝望。   为什么许多事越害怕越会发生?   因为在乎。我们知道有关预言的传说或童话,比如俄狄浦斯。好像无论怎么避免,所作所为只是朝那个方向更近了一步。这样故事或是透着命的悲凉,或是夹杂着一丝对命的调侃。共有的一点是,无论直接听从命的安排,还是极力规避,都是把预言当真了,看得太重了。也许抗拒本身也是在潜意识中接受了结果,在推动着自己达成那个结果。这里若曦也不例外。   如果她的感情仅仅围绕着老八,因相知联系着十三。历史发生了该发生的事时,她会痛苦,但不会这样深。之所以会掺杂进老四,起源于若曦因历史对老四的上心。她对老四的关注,引来了老四的注意,老四的主动追求给了若曦逃离困境的希望,从而有了最后夹在四八之间“树欲静而风不止”的种种。 预言一半是巧合,一半也是人相信。   我很好奇,若一个人不把预言放在心上,一应如常的生活,最后会发生什么?也许什么都没发生,也许发生的时候当事人什么感觉都没有。我不知道,因为从来没有读到过这样的故事,而现实中若有这样的人恐怕也不大可能记得当初有人说过什么。 再次,关于人生的悲剧。   我一直很赞同林语堂在《京华烟云》中透出的观点:人有什么样的气质,相应的也就什么样的命。 老四的淡泊让他等得起等得到,老八的不甘助他高调在前期失意于后期。十三的通透豁达让他无论逆境顺境都能获得与现实的平衡点。每个人的起起落落固然与境况有关,但际遇毕竟是人当初所做选择的回馈。   决定了若曦悲剧的正是她的气质。看似若曦的选择都是不得已的,其实只是若曦思考方式下的死结。如果她如八福晋明慧果决明快或是玉檀的痴心绝对,她可以和老八相守十六年;如果她如若兰寡淡安于命,她与谁都可以平平淡淡的在一起;如果她完完全全遵从趋利避害的心思,她早可以在康熙指婚的时候随着十四避开后面的种种;如果她有任何一个那个时代一般女子的被动顺从或肯完全念着对老四的心,她也可以安安心心做老四的妃子。   人是否如意幸福,恐怕与境遇关系不大,与心境更密切一些。   在开始,我觉得明慧是不幸的,但在结尾,我发现她竟是最惜福的。老八的结局透着辛酸,但全力的争取过,也彻底的失去过,至始至终清楚什么是自己想要的,这算是不幸么?若兰活在自己怀念的世界中也有着自己的安宁。倒是不肯改变,抗拒又顺从的若曦,她的清醒源于绝望,她的憧憬得自侥幸。她以为在失败者身边是不幸,可在历史的胜利者身边也没有感到幸福。她有的还是恐惧、恐惧、恐惧,都是恐惧。唯一让她放下恐惧获得平静的时候,是从失去全部开始的。   看来知道过去未来,也未必是件好事,不过也是因人而异。 桐华实在是个聪明人。这个角度写穿越,确实有深度。   我沉在其中不能自拔时,好友忽然说:老四有些像夜天凌呢。   仔细想来《醉玲珑》与《步步惊心》确实很相像,只是前者的背景更早些,有六朝和唐初的影子,故事构筑在虚构的时代中;后者建筑在真实的史实之上。人物形象上,老八与夜天湛也很神似,只是出身略有不同,夜天湛没有老八谨慎小心,相对也更放得开。两个故事一喜一悲,一个是左右历史,一个被历史左右。不同的结局在于穿越回去的若曦不是宁文清,她不能平衡老八与老四。   我想这两篇应该分别代表着穿越两种方向的巅峰了吧。它们都顾虑到了一个事实:人不论从哪里穿越到哪里,都要受那个时代那个社会的制约。没有人可以随心所欲,得到得那么容易。而且只有一种人可以活得舒畅,就是身在局中专心奕子的人。

我想这大概是唯一一次,我喜欢一部书,理解并同情主人公却不喜欢。   若曦有太多的悲天悯人,太多对未来的悲伤。可能我更喜欢明慧。那种无畏那种拿得起放的下,让我更钦佩。电视剧中我也很喜欢敏敏,因为她是唯一一个呈现着自己年纪该有的样子的女孩儿。我一直喜欢蒙古人,豪爽豁达。是不是草原的辽阔赋予了他们那样的胸襟呢?男人中,我最喜欢十三,最为放达有承担有人情而算计最少。我不喜欢老四的老谋深算,但那种肝胆手腕也让人敬服——“我为什么要用强呢?”——这个人等得了也等得起。老八过分的温润如玉有些虚有些假,但要把自己的命运攥在自己手中并为之尽力争取,很男人,最后作为败者也没有输不起的样子——我觉得真正的风度在这里。 现在,我不难过。只是平平静静的看故事,不流泪。

  爱在此刻此间,不在未来也不在过去。该做什么的时候做什么,想着怎么为当下点缀愉悦,人不会不幸福。如果想得更深,命或许只是个自自然然的过程,不在于刻意的追寻什么,只在爽爽快快的走下去,不问过去,不问将来,不去在将来后悔现在。“坦荡的走下去”才是此刻此间的意义,即使你不清楚未来在哪儿。相信,幸福也不会远。人是应该抱着斯嘉丽的坚定去生活的。

剧终吐槽:马尔泰若曦,你究竟想要什么


  今天完整的看过,才明白原来是自己迟钝,原来言情才是小说和剧集的主题。我一直纳闷为什么总把《步步》与《宫》联系在一起,今天才明白过来。哦,原来如此。   看着张晓恍如大梦一场而泪流满面的那幕,腹诽:莫非这小说就是作者看了什么展览之后的玛丽苏?   北大才女的超级YY之作毕竟有些功底,也把历史架子敷衍了个大概。想到当下满眼的误导历史的市井烂俗,这个YY倒似起了个正面引导,不让人那么反感。 我对错乱的感情没有兴趣,只说看小说时没有留心、在剧中凸显得很刺眼的问题。 1.女主的纠结   因为小说里有大量若曦长长的心路描写作为过渡,看书时也在渐渐接受第一人称“我”的思考方式。对女主的多愁善感和朝秦暮楚,更多的是理解,觉得女主更接近于现实生活中真实的人。经过过渡,在这种理解和同情之下,加上旖旎情思的渲染转移注意力,对她最后想法的操作,几乎就没想过那些行为集成了一个怎样的场景。看着剥离思考过程、直呈结果的电视剧,深受刺激:怎么那么不堪?怎么能那么不堪?   (附:多些夹缝求生存的情节,刻画一下步步维艰、满心惊惧的环境会不会好些呢?情被渲染的很深,却缺少过渡,这样的深情好像一蹴而就——来得有点儿莫名其妙。几位阿哥怎么就喜欢上她的几乎没什么铺垫,就看见她和几个阿哥调情了,原书以第一人称叙述,读者以“我”去看,那么写没问题,但观众是第三人角度看电视剧,这么演就不合适了吧?在作者后来修订的书中,已显出偏向四爷的端倪,在电视剧中这个倾向更为明显。比如加重八的初恋情结、女主盛情难却的心态,削弱这两人的情分。同时加深四和女主情缘,比如增加许多精神共通的情节。将女主的情变,更多偏向一种必然,来源于归属感,而非衡量利弊的计较。似乎是想削减女主的负罪感,也想让马尔泰若曦少些唾骂与质疑。可是这样一来,后文就对八过多的挂怀就显得很不应当——或者说牵强,几近于无事生非。告诉八提防四——有心挑拨吗?!半推半就跟了四但就是不好好过日子,这是成心和雍正在一起——为了能痛苦的分开??实在有些矛盾,这样看,还是旧版新欢继旧爱的塑造合适些。)   接着说剧的若曦,非常无语。菩萨心肠,圣母情怀,做的事情实在不敢恭维。   话说若曦一面怜悯着老八丧母哀恸,一面催着十四退还手镯绝情断义,像是生怕老八痛得不够,另一面转身就与老四情浓意浓——这不是变心,是换心吧?若说这是果决明断,我不反驳,那就不明白了,后来还放不下什么,成心为难大家?   若说怕看老八晚景凄凉,也怕误了自己终身,投靠老四本来无可厚非。问题是决意投诚老四,还告诉老八提防对付老四。老四被老八打击,又一副刚烈的样子忤逆康熙指婚,不嫁十四,声称遵从自己的“心”。看见康熙在良妃宫外驻辇一瞥,说:“这就是帝王之爱,不过是一瞬间的回眸”。可笑雍正功成难道不是帝王?历尽万苦傍上雍正到底图什么?马尔泰若曦是兜兜转转回到了原点,惹出的不只自己一身愁病,不知这过程折进去多少人的伤和痛……   感叹:那眼泪、那多愁是不是太有蒙蔽性?老四寸断肝肠,十三忧心不已,苦了放不下的老八每每出来收拾,难为十四肯最后做慈善收容。水性杨花的品相,还让人只能怜悯她情深义重。(她不想任何人受伤,却让每个人都陪她狠狠伤了一遍;她以趋利避害之心权衡,总能精准的找到最让人为难最让人心疼的位置,服)这天生会演戏的女人是不是跟争位的阿哥们有一拼?可惜没丝毫承受力,还公然找虐。 其实趋利避害是自然天性,无可厚非。让我受不了的是,明明是功利的,偏偏张张打得都是深情牌。如果说得刻薄些,我看女主落得如此结局,不是造化弄人,是假戏真做,是没控制住演得太投入了。 看到最后我都想问:马尔泰若曦,你究竟想要什么?   即使是现代,也没有十全十美的恋人,何况是在古代找寻现代标准的恋人。即使独行特立,如十三,即使争得了最高主宰权力的帝王,如雍正,他们也不能超越历史。得到一些东西的同时,必然也要放弃一些东西。现代人只是比古代人多知道一个结局,在其他方面,比如情商,未必优于古人。以为穿越回古代就可以无所不能的人,醒醒吧。马尔泰若曦,生活不是看小说看电影,必须选定一个立场,而且只能选择一个,太多太杂乱的立场等于没有立场,没有立场比站错立场还可悲。 换种不客气的说法:别以为你现代穿回去的,就能做圣母,拯救所有人于水火。 2.男人的深情   话说这种剧总是很容易让大家忽略剧中人物的年龄。一个煽情的情境下,这些姬妾成群并育有子女的中年男人一句含情脉脉的“我能给你我的心”,就哄得大家陪女主一起唏嘘落泪。感动得一塌糊涂之外,谁会深究马尔泰若曦至死身份都不明不白,那所谓的爱是否意味着保障意味着幸福呢?那些正妻一个个温婉贤淑、进时尽心相助,退时不离不弃,还费尽心思帮丈夫留住“什么都没做,人心尽得”的小妾——也许她们只是为奉献存在的。只要偶尔有一瞬间的回眸——她们就心满意足了——这些女人很容易满足(大概这也是让大家能够不分立场、不论性情难得一致的喜欢剧中所有女人的原因。当然除了女主,不过若曦牺牲了自己的形象,成全了众男人众女人,其实也很无私)。这是不是也可以说明她们能得到的从来不多?   那个世界,男人争权,女人夺爱,其实过了多少年也没有变,只是今天争的内容都变作了利。过了青春懵懂时,极少有人能不计后果的单纯为爱。又是那样错杂的境遇,去较真谁爱谁、究竟爱的什么,有意思吗?其实我也没看出来他们所谓的真爱是什么含义。相知?相思?相守?大概只是一腔苦情,或许痛苦也会成瘾。   我第二受不了的是剧中过度渲染深情。男人的眼泪太多,女人的愁太多。如果是看《红楼梦》一群少年男女,还比较自然并有几分可信,最多牙酸。放在这个现实背景下,四五十岁的男人、年近四十的女人身上,禁不住的胃酸。 3.需要承受力的镜头   这剧的重点是言情,史实淡化得只剩下影子,留下最深的现实描绘居然是行刑一类——偏偏是这些历史剧才需要的特写。我看得非常有压力,我知道真实的历史肯定要比这个残酷。这也是“你杀我儿子,我杀你老爸”的旧传统,历代层出不穷的不新鲜。在言情剧乍然见到,果然惊心。这是导演和编剧的意思,还是市场需要?   后来发现又是我孤陋寡闻了,最近流行的泰剧清一色的虐,一律弱智善良的女主、柔情若水白痴的男主,看点,看点,看点。这时又是恍然顿悟——原来这是集合了当前最走俏的流行元素呢。 于是,我终于明白马尔泰若曦到底想要什么了。 4.变了的味道   老实说,演员,无论角色大小,主配演绎得都很到位,服饰上也比其他剧更用心,也极尽可能的忠于原著(后来修订的那版书)。但怎么看,都觉得怪怪的,好像和书不一个感觉。后面n多集该被煽动下眼泪的戏,边看边笑,觉得滑稽。   好友说,也许你之前感受最深的,可能只是作者无意中写出的一些东西。   我怅然,之前觉得作者自称写的不是历史,只是言情,这是在谦逊。其实,作者说的是实话吧。   我实在不喜欢拿“忠于史实”炒作,光明正大追求娱乐不行吗?卖萌可耻,又想到《赤壁》,换台的时候瞟到开战前某死囚拿起一只亮白亮白的葵口碗喝临刑酒,噗,就别提高希希和他那新三国了吧。事实上也没人真对史实感兴趣,看的就是刺激,还有脸。   《宫》第一集,历史专业的晴川在剧中怒斥导演:“那也不能乱拍,乱改历史啊?我家雍正才不是这样的呢?”导演回“你有钱你自己拍个符合历史的。”这部剧我掐头去尾就看了两集,觉得已经够了。这个片段大概是全剧的精华,若是把《宫》看成一种讽刺,倒是极大的成功。   《步步》做的就比较精致了,又走了唯美路线,没在历史桥段上大改,这是能忍着看完的重要原因。其实好多情节还是经不住推敲,所以它还是古装的偶像剧。   之所以它能和《宫》一争高低,引起喋喋不休的口水战,因为《步步》是古装宫廷气场的都市爱情,《宫》是古版的《流星花园》(我很少看言情,这是看过的孩子说的)。 5.不喜欢言情的人说   如果为原书而看,看到十四集就好,“忠于史实”在后面更淡,只留下残酷。虽然原书也为言情而写,意境却不大一样,小说在深度上确有着“一梦如是”的不俗之笔,值得一看。   如果是为娱乐,真不推荐看这剧,纠结的滥情容易让人迷乱,女主的基调太压抑。如果缺少承受力,出于消遣,看它消遣,只怕看到最后是被它消遣了。   一直不喜欢国产言情,因为它从来不演怎么好好爱人。有的只是哭闹&苦恼、作and作,展示怎么作没了自己的健全和生活。

© 本文版权归作者  米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本文由澳门微尼斯人娱乐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