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社会的某些镜像

作者:影视资讯

“如果我们足够傻的话,我们的未来就会是这样。”第一季时,Black Mirror其中一位编剧就是这么介绍的。

这一季的提出的问题比上一季更深刻,表达方式也更有艺术张力。《白熊正义公园》已经让人有窒息感,看的时候背脊发凉,手不自觉地紧紧握拳,不时冒汗,看不下去,几次想要中断,想用文字纪录一些什么,但实在不愿意回想里面那些残忍的细节,因此无法动笔,只是徒然害怕,叹息。这一集,《沃多时刻》,在不长的故事里,众多细节稍作延展都是极为沉重的问题。我们真的了解现代社会吗?

在公知微博后的网民评论中,甚至公知本人的言论里,都时常感到愤怒和危险的存在。政府采取房产税时,一位经济学名人甚至转发了一条微博说这个问题适合在人大上讨论,那条微博原文如下:“小姐很贵,台费200,请问专家,如果给坐台小姐加20%的税,小姐会便宜下来吗?”我只是个本科生,经济逻辑和分析能力相比于这位专家当然不值一提。但哪怕是我也知道只有一套房或者房子只够自住的人是很少会出售房产的,这条政策是在打击投机性需求,帮助商品房市场供需平衡。愿意承担高房价者的纳税可以作为再分配的资金来源,支持廉租房和保障房建设。诚然解决房价过高不是房产税单枪匹马能完成的,但其阻力相对较小,能在近期着手去做。这好过改革惰性。

对现实的批判是每个公民的言论自由,无可厚非。但不提供任何实质的出路或者方案,只是对可能方向有偏离但确实在做努力的人嗤之以鼻,将个人的怒气宣泄到公共问题上,没有勇气地躲在匿名的网络和拥攘的人群之后,用没有严密逻辑和长远眼光的肤浅段子煽动怒气或哗众取宠。这虽然不乏有娱乐大众的街头智慧闪烁其中,但这点微微闪光也掩盖不了他们懦夫和愚者的本质。他们所为不会助力于改革,只会把社会往另一个方向的深渊里推进。

 在一份报纸上看到过一位学术界人士的评论:“既要破除权贵,也要防止民粹。改革是一个站在两个鸡蛋上跳舞的过程。”民主和民粹断然是有区别的,但两者的藩篱也很脆弱,在“少数服从多数”的大旗一挥中就可能分崩离析,被践踏于汹涌人潮之下。民主是建立在就算处于少数的地位,基本利益同样得到保护的基础之上。民主对现代社会来说很重要,是保证一项决策符合大部分人利益的手段,也是人应该享有的政治权利。但什么是大部分人的利益呢?这个“利益”是短期的,还是长远的,又是否可以通过一句简单的“少数服从多数”决定呢?现代社会中,很多问题本就具有复杂性,连多年潜心研究政治或者经济问题的专家都莫衷一是,占社会成员中大部分的老百姓更是缺乏必要知识来理解一些现实问题,这时又拿什么来保证民主机制的有效性呢?这是基本创立于16世纪的现代民主制度所面临的难题。去年希腊就赤字问题全民公投时,我也曾担心过,担心一股捍卫自己眼前利益的短视行为会导致重大问题的解决被搁置,民主沦为集体逃避的手段。还好,当时民众理智还未被短期的好逸恶劳所蒙蔽,希腊民众决定支持政府对公共福利的削减以换取留在欧元区接受援助。

有一点可以肯定,民主制度的发展也需要另一种制度相随——共和制。只有民主,会导致暴民政治,苏格拉底之死是众多教训中一个。和需要普通大众一样,社会也需要精英。面对精英们,大众愿意崇拜他们,但也更愿意看到他们的毁灭。大众争睹他们的冠冕堂皇,也以同样甚至更多的饥渴去窥探他们的低俗猥琐。人们也容易对精英充满一种愤怒。幕后操作者以民众的鄙俗与怒气为食,操纵民意,获取利益,这样的事情在所难免。就像为Waldo的发展进行策划的那个投资者模样的黑人,总有人会从这个现代社会的缺口中牟利。即使男主角不干这份工作,也会有另一个粗鄙的懦夫迅速接手。继续煽动民众那廉价的情绪,但这对于社会来说,成本却是高昂的。本集末,流浪者同样居无定所,还被执法者残忍对待,社会状况没有因为Waldo的胜利而有所改善,甚至还变得更糟了。公众用自己的“智慧”与偏好亲手制造了新的君主。它统治这个社会,人人屈从于它,它由简单粗暴的逻辑凝聚而成,它披着“集体”的王袍。

《沃多时刻》中另一条线索(在本人看来),是过度娱乐化。以前在旁听新闻传播学的课程时,老师讲到过眼下是一个“娱乐至死”的时代。我们真的如此需要娱乐吗?娱乐诚然不是坏事,但不得不面对的问题是大众趣味的偏好的低俗。这是人性本身避重就轻的结果,更是在商业利益刺激下文化产品生产者的自发行为的产物。公众更愿意享受感官刺激,下流段子以轻松一笑,而放弃对严肃但重要的话题的讨论,放弃需要付出漫长并且不轻松的积累才能享受的高层趣味。在哈弗大学的Justice的课程中,教授举过莎士比亚和幸普森一家的例子论证过密尔的观点,只有高雅和低俗都体验过的人才可以决定到底是选择高雅还是低俗,在这之前,不过是好逸恶劳,避重就轻的消极自由罢了,不过这一论证中也得出了,即使是最好的人也会在诱惑下选择低级快乐而放弃高级快乐。但是,“一个不满的人,好过一只快乐的猪”。

也许对于解决这个现代社会的弊病而言,每一个人的力量,包括勇气和智慧都过于弱小。但能做的是,努力理解,用心思考,总结前人与实践的经验,发展自己的理性。大众和精英的观点都不值得迷信,在利益错综复杂的今天,也没有谁能永恒代表全民利益,永恒的只能是利益博弈,任何一种思想或者利益集团的大一统,都是对社会文明的灾难。 这个问题对于中国来说可能更为严重,长期的洗脑教育为极端主义者的批量产生提供了丰厚土壤,一些网民的激进评论中不时闪现文革气息的语言表达方式。现代社会机制问题的解决过程,值得每个现代社会公民付出努力,而非将其娱乐化,或者以无谓的怒气来激化,以无为的惰性来逃避。

本文由澳门微尼斯人娱乐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